消失的黑钱:全解非法汇兑8种手法和6大趋势

31人参与 |分类: 网络骗局|时间: 2020年08月25日

前言非法汇兑系列专题


关于“洗钱”黑产这四个字,很多人都会觉得离自己很遥远。其实不然,上一次我们就揭秘了关于非法汇兑行为那些暗箱操作的秘密消失的“黑钱”:非法汇兑之暗箱操作的秘密,大到地下钱庄洗黑钱,小到私自与他人兑换外币,都可以属于非法汇兑的行为!

 

非法汇兑的常见类型操作分析

(一)境内的兑换,即不涉及任何形式“跨境”。
 
这类操作一般比较简单,比如市民A准备去美国游玩,手里需要兑换1万的人民币,而他的朋友B手上刚好有几百块美金。市民A私下找朋友B兑换了等面值的外币,虽然这并没有直接的通过银行占用每人每年5万的外汇限额,但是这已经属于典型的“变相买卖外汇”行为了!根据兑换方式的不同,我们还细分为以下两种情况:
 
1.倒买倒卖外汇(现钞)。一般是纸币现场交易,以小额的人民币与常见外汇币种(港币、美金等)的兑换为主,但在我国边境地区(比如云南)也会存在越南盾这类小币种市场。这类的经营者,也是我们市场上常见的“黄牛党”,他们手上都会准备好自己的资金,以谋取汇差和手续费为生,资金不出境。
 
2.倒买倒卖外汇额度(现汇)。一般指汇兑经营者根据客户需求的金额和目的(包括骗取出口退税),通过自身控制的公司主体和报关机构,虚构跨境贸易合同、会计账册、进出口提单、境外企业要约或金融机构的保函等,向监管机构申请外汇使用额度批复。这类操作需要较为专业的金融、进出口报关等支持,经营者一般不会占用资金。
 
这两种情况的区别在于:现钞就是我们可以抓在手里的钞票,而现汇就是躺在你银行账户里的那些数字。

(二)跨境的汇兑,包括资金真实跨境和对账式“跨境”。
 
1.地下钱庄“对敲型”。
 
这是最为常见、涉及资金量最大的类型!
 
“地下钱庄”最常用的洗钱方式是“两头资金池”,境内、境外是分割的,资金各自循环,表面上境内人民币没有流出去,境外外币没有进来,实际上交易早已通过“对敲”完成。
 
首先,采用对账式支付的经营者前期都会先投入一定量的自由资金来建立资金池;然后当A资金池入不敷出时,经营者就会用B资金池的自有资金或者其他操作跨境来调动资金来实现轧差平衡。
 
所谓轧差,是指市场交易者之间,可能互有内容相同,方向相反的多笔交易,在结算或结束交易时,可以将各方债权在相等数额内抵销,仅支付余额。
 
而轧差平衡,也就是我们熟知的平账,让各个分类账户的金额与其汇总账户的金额互相核算相等。
 
资金流展示(以人民币出境为例):
1.png
 
2.对公转对私“支付结算型”(法人-自然人)。
 
经营者通过设立空壳公司,假造业务往来,再通过“公转私”业务,也就是对公账户向对私账户转账等形式。支付方式一般是通过网银、手机银行转账等,以退款、劳务或者预付款等为由,将对公账户的资金非法转到私人账户里套取现金。
 
他们会让客人先将人民币汇入其掌握的“空壳公司”账户,然后再利用自己控制的账户将钱转入个人账户。
1.png

这种渠道也会与第一类“对敲式”中资金池的构建相互勾结,以更为复杂的资金池来向银行购买外汇,最后将所购买的外汇转卖给客户。
 
3.支付终端跨境收单类型。
 
此类操作一般是由经营者自己注册公司或借用他人公司向商业银行申请POS机等终端支付结算账户和设备,然后将POS机跨境运输至境外利用银行卡(包括借记卡和贷记卡)的境外支付汇兑功能实现跨境支付结算。
1.png
 
4.利用离岸人民币汇差和机构手续费优惠不当获利。
 
这种操作利用的是离岸和在岸人民币的兑换价差,以及境内很多银行都提供境外取现免手续费的服务,将自有资金实现境内外的高频流转,实现获利。
 
假设当离岸人民币汇价相对在岸人民币汇价存在明显升值时,某境内企业A可通过向香港合作伙伴或在港子公司B进口商品,将境内人民币输出至香港;B公司以离岸汇率将人民币换成外币再通过反向贸易向A进口,并以外币支付;A再以在岸汇率将外币换回人民币则可实现汇差套利。
 1.png

5.虚构跨境投资或商业支付进行非法汇兑洗钱。
 
一是虚构跨境商贸支付申请外汇使用额度进行跨境资金转移或逃汇。
 
二是虚构境外投资背景,向发改委、商委和外管局申请境外投资用汇额度通常通过搭建VIE结构利用ODI渠道将进行操作。
 
6.利用金融机构的授信功能进行汇兑跨境洗钱。
 
授信指的是商业银行向非金融机构客户直接提供的资金,或者对客户在有关经济活动中可能产生的赔偿、支付责任做出的保证。
 
简单来说,授信就是银行向客户直接提供资金支持,或者对客户在有关经济活动中的信用向第三方作出保证的行为。
 
常见的方式比如内保外贷、外保内贷,保函质押、信用证质押等。

互联网金融发展中非法汇兑的6大趋势分析


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特别是第三方支付企业在支付结算行业的兴起,非法汇兑跨境洗钱的经营者也在传统操作逻辑的基础上将违法行为延伸至移动支付领域,很多传统环节都进行了“更新换代”,呈现出新趋势。
 
趋势一:原有线下行为向线上行为转移,利用便捷的通讯和即时社交网络进行交易沟通,并结合线上资金支付结算通道实现操作。
 
具体表现包括:


一、原有的街头现钞纸币汇兑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利用在线沟通渠道结合电子转账线上兑换;
 
二、原来通过工商登记注册、租赁店面构建的实体经营体的资金池和资金流转网络,逐渐变为在线电商主体,通过线上交易开展洗钱行为(尤其是自从国家为了推动经济发展将企业登记注册资本金实缴要求改为期限认缴之后,注册法人经营体的实际成本大幅降低,客观上被违法人员进行了利用);
 
三、随着金融科技创新和国家整体信息服务水平的提升,在线金融特别是商业银行体系的支付结算效率得到极大的提升,同名同行跨境账户开设和转账越来越方便,无形中为违法人员提供了更加多样的选择。

趋势二:非法汇兑与资金跨境过程同步进行。
 
除了现钞纸币汇兑外,在实际操作中汇兑与资金跨境已经可以同步操作!
 
随着国家对居民个人年度外汇购汇便利额度的放开以及对中小企业外汇使用监管的扶持,境内居民和企业对于外汇使用和资金跨境需求越来越大。商业银行跨境服务的丰富和第三方支付跨境服务的发展事实上将货币兑换与资金跨境支付结算的操作大大地进行了简化并在客户端形成了同一操作,现在在国外进行支付,不管是用信用卡刷卡还是移动支付方式都实现了一体化操作。
 
传统非基于银行账户的跨境汇款通道,如西联汇款、速汇金汇款、银星汇款等也相继推出了汇款直接入银行账户的服务和依托SWIFT等清算组织的账户间汇款业务。
 
SWIFT又称:“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是国际银行同业间的国际合作组织。目前全球大多数国家大多数银行已使用SWIFT系统。SWIFT的使用,使银行的结算提供了安全、可靠、快捷、标准化、自动化的通讯业务,从而大大提高了银行的结算速度。
 
但这一切便利客户、促动经济发展的特征也逐渐被非法汇兑经营者所利用,成为他们“经营”的渠道。
 
趋势三:居民个人外汇额度资源和使用需求增长迅猛,刺激了非法汇兑的发展。
 
由于近年来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居民个人消费、投资特别是出境旅游和海外消费需求增长迅速,国家也将居民个人外汇年度换汇便利调整至5万美元(等值)。
 
对非法汇兑经营者而言,经济发展为他们提供了更多的“客户需求”。
 
例如,国家至今尚未自由放开居民外汇资本项目管制,如果有居民想要在境外购置资产(如房地产等)、权益投资或是购买带有收益性质的非消费型保险,常规申报是受限的,就可能转向地下钱庄完成跨境汇兑。
 
另一方面非法汇兑的经营者也可以利用大量居民个人账户来建立资金池和完成更隐蔽的洗钱操作(相较于利用企业法人账户构建资金池,利用个人账户更加隐蔽,更加便于操作,成本也更低,受到金融监管的内容也不同)。
 
而且随着商业银行去柜台化和科技创新水平的不断提升,大量个人账户的线上操作非常方便,可以由少数人完成。特别是当这些账户绑定到移动支付平台后,利用网上银行、手机银行等服务,借助于非法群控软件等技术,非法汇兑洗钱经营者可以很容易地完成资金汇集、资金分拆、资金汇兑、资金跨境等系列操作。
 
趋势四:利用移动支付的技术创新和新业态特点,升级传统非法汇兑洗钱模式。
 
随着中国移动网络技术方面发展的日渐迅猛,我们在终端支付领域很快就跨越了欧美经历了几十年的信用卡阶段,并快速地进入了全民移动支付阶段。
 
科技迅速发展有利亦有弊,非法汇兑跨境洗钱也迎来了“新革命”时代,由信用卡境外刷卡、走私POS机境外刷卡升级为利用移动支付二维码等跨境汇兑支付。
 
例如:2018年,某企业将企业的境内收款二维码投放到韩国的机场和酒店并宣传提供韩国当地的人民币兑换韩元现钞纸币服务,貌似地理上的跨境兑换,实则是进行独立双资金池对敲非法汇兑洗钱行为;
 
2019年,某团伙在境内通过银行账户和移动支付收取汇集资金,然后以个人二维码移动支付的形式集中向其注册于香港的企业进行“消费支付”,利用境外移动支付平台商户渠道,以跨境电子商务贸易业务为掩饰,组织大量个人用户进行虚假交易,利用平台签约境外商户结算流程,实现境内资金向香港的汇兑跨境转移。
 
趋势五:借助虚拟介质进行汇兑和跨境洗钱。
 
在传统非法汇兑跨境洗钱中,经营者往往是借助实物商品跨境交易的名义骗取外汇额度和虚构交易支付背景资料,进行非法汇兑、洗钱、骗取出口退税等违法行为。
 
But,随着互联网对世界的影响日益深入,数字经济、数字财富、虚拟物品等日益丰富,也不可避免地被非法汇兑跨境洗钱所利用,成为其实施操作的媒介载体,并利用各国对于虚拟商品和网上交易的监管差异规避监管打击。
 
有团伙以假借经营在线游戏点卡、电话卡等充值业务、提供充值商品为名义进行跨境非法汇兑;
 
也有违法犯罪嫌疑人利用比特币交易等实现跨境资金会对转移,即在境内通过银行转账或其他支付平台完成人民币购买比特币(或其他具有较强流动性的数字资产),而后在网上将比特币卖出,并由境外账户进行收款。
 
这些交易都可以采取线上操作,与传统设立公司利用虚构的木材、皮革、化妆品等实物贸易进行汇兑洗钱相比,成本更低且更加隐蔽!
 
趋势六:非法汇兑跨境洗钱参与黑产全链条分工与其他违法行为关联日益紧密。
 
一,非法汇兑跨境洗钱从各类黑产获取上游物料,如用于开设银行账户、注册登记第三方支付平台账户来构建资金池的公民个人信息、企业信息(含工商执照、税收登记证、对公基本户资料、税控盘、网银U盾等),进行群控操作的技术设备和专业软件等;
 

二,非法汇兑跨境洗钱积极参与各类黑产的全链条之中,为其它违法犯罪行为提供支付结算、资金汇兑、跨境洗钱等服务,分润违法所得。

1.png


随着经济和科技的高速发展,“洗钱”黑产也在不断推陈出新,以为套上了高科技的面罩就能游离于法律的边缘,逃过国家司法的严惩。但对于这种危害极大且逐步形成规模的黑产产业链,我们绝不能轻易放过!针对目前非法汇兑的现状,我们该如何整治?我们下期继续来聊聊!

注释:
ⅰ·VIE结构:即可变利益实体(Variable Interest Entities;VIEs),也称为“协议控制”,即不通过股权控制实际运营公司而通过签订各种协议的方式实现对实际运营公司的控制及财务的合并,主要用于中国企业实现海外上市、融资及外国投资者为规避国内监管对外资产业准入的限制。一般而言,VIE架构实际上为拟上市公司为实现海外上市,在开曼群岛或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一个平行的离岸公司,以该离岸公司作为未来上市或融资主体,其股权结构反映了拟上市公司真实的股权结构,而国内的拟上市公司本身则并不一定反映这一股权架构。然后,该离岸公司经过一系列投资活动,最终在国内落地为一家外商投资企业(WFOE),WFOE与拟上市公司签订一系列协议,拟上市公司把自身大部分利润输送给WFOE。如此一来,最顶层的离岸公司成为拟上市公司的影子公司,就可以此登陆国外资本市场。

ⅱ·ODI:(overseas direct investment)是指我国企业、团体在国外及港澳台地区以现金、实物、无形资产等方式投资,并以控制国(境)外企业的经营管理权为核心的经济活动。


来源:腾讯安全战略研究整理于老董博客


来源:老董博客(微信:gdhsrj2019),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