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还有第三条路

26人参与 |分类: 线上资讯|时间: 2020年08月04日

字节跳动一定觉得自己很冤。

我唱歌、我跳舞、我记录美国民众美好生活,怎么就“威胁美国国家”安全了。

更何况,我一直遵守美国法律——做所有能做的事,让美国无茬可找

但这没有打消美国政府的顾虑。去年年底,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开始对TikTok展开调查;今年1月,五角大楼要求军队人员删除自己手机中的TikTok应用。

为了缓解这种严峻的形势,TikTok从迪士尼、微软、谷歌、Facebook里疯狂挖人,对高层进行了一次“大换血”。

并且,TikTok花重金成立了游说团队,其中不少人是特朗普的好友。

但好像,还是无济于事。

7月6日,美国国务卿蓬皮奥在节目中公开表示,“我和特朗普正在考虑封杀TikTok,我们对此非常重视”。

7月8日,特朗普本人确认了这个消息。

TikTok的CEO梅耶尔随即表示,“TikTok不搞政治,也不会做政治广告,我们的唯一目的,就是让每个人快乐”。

为了表达自己的诚意,TikTok还宣布,未来三年,要在美国增加10000个工作岗位。这些岗位,都是高薪的。

7月31日,彭博社称特朗普将下令要求字节跳动出售TikTok在美业务。

同天,路透社称字节跳动希望保留TikTok在美业务的少数股权,但遭到白宫拒绝。

8月1日,路透社独家报道,字节跳动已接受白宫条件,同意完全剥离在美业务。

并且,字节跳动已经在和微软接触,对收购事项进行谈判。

但《华尔街日报》又称,特朗普曾在“空军一号”上明确表示,自己反对由一家美国公司收购TikTok并继续在美运营的协议。

字节跳动想卖,也卖不了了。

然而,事情在今天又一次反转——路透社报道,特朗普又同意给字节跳动45天时间,协商与微软的交易。

朝令而暮改。不是特朗普人格分裂,而是总统大选,只剩三个月。

在“选票高于一切”的特朗普眼里,TikTok,简直“罄竹难书”。

1

TikTok,真真切切地关乎到特朗普的私人利益。在特朗普眼里,它甚至比华为还“可恨”。

从美国复工以来,特朗普就多次要求将集会提上日程。但由于疫情原因,不是被推迟,就是被取消。

好不容易定在了6月19号,但那一天是美国解放日——美国奴隶制终结的日子。而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抗议,仍在继续。

尽管特朗普很不情愿,但日期还是后延了一天。

事实上,特朗普很重视这场集会。民调数据显示,特朗普的支持率有所回落——仅38%的美国成年人认可特朗普政府的执政表现,为去年11月以来最低。

而竞选集会向来被美国媒体称为“政治腺上激素”,可以动员选民,提振士气。

6月11日,特朗普竞选官方账号@TeamTrump宣布了将在塔尔萨市举行首次总统竞选集会的消息,号召粉丝们用手机注册,免费获取门票参与集会

没有人能否认特朗普在推特上的号召力。短短几天,这个活动收到了100多万的门票申请。

为了不辜负支持者的热情,特朗普的竞选团队还准备了一个室外演讲场地,以供特朗普进行第二次演讲。

6月20日晚,塔尔萨的体育馆星条旗高挂,场馆内到处都是“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标语。

信心满满的特朗普走上台,环顾四周,发现了一个问题:

预想中,数十万支持者簇拥的场景并没有出现。甚至能容纳19000人的体育馆,只坐了不到三分之一

为了看起来没那么“磕碜”,现场工作人员要求这6000多人坐在一起,营造出一种“座无虚席”的感觉。

尽管特朗普仍然充满激情地完成了100多分钟的演讲。但当他回到白宫时,还是被记者抓拍到落魄的表情。

《每日邮报》更是用多个细节,描述了这个场景——特朗普的领带散开,手里抓着“让美国再次伟大”的帽子,面对等待已久的记者,特朗普只是挥了挥手,穿过了白宫前的草坪。

事后,特朗普的团队发现,造成这场竞选集会失败的“罪魁祸首”,是一个叫做Mary Jo Laupp的TikTok用户

6月12日,Mary Jo Laupp在TikTok上发起“放特朗普鸽子”的号召。她呼吁人们先预定门票,然后再让特朗普,“一人面对空空荡荡的场馆”。

这场活动,得到了众多TikTok用户的支持。他们将这则消息转发到各大社交媒体,为了防止打草惊蛇,他们会在号召视频发出24小时内,删除该视频。

就这样,TikTok用户伙同着韩流粉丝,注册了接近100万张的竞选集会门票。

这些人中,很大一部分,都是年轻人。2019年,TikTok在美国的总用户数达到了3750万,其中60%的用户年龄,在16到24岁之间。

青年选民,是决定2020年大选结果的关键群体。

如果放任TikTok用户这么“带节奏”,对特朗普的竞选形势相当不利。封杀平台,这种一劳永逸的方法,当然最为直接有效。

打击TikTok,不仅能让特朗普找回面子,还能让扎克伯格和他的Facebook,找回面子。

当TikTok在美国爆火时,Facebook推出了一款叫做“Lasso”的山寨软件,对标TikTok。

Lasso上线3个月后,下载量只有7万次,而同一时间,TikTok的下载量达到了3960次。

2020年7月10日,由于用户太少,Facebook宣布关闭自己的Lasso。

但当特朗普宣布制裁TikTok的消息后,Facebook立即推出了第二款山寨TikTok的软件——Reels。

并且Facebook承诺,只要TikTok网红入驻Reels。Facebook会承担他们的视频制作费用,并且向他们直接发放财务激励

特朗普对TikTok制裁的背后,想必也少不了扎克伯格在背后的“推波助澜”。

2019年,当Facebook频频陷入丑闻,用户数首次出现下降时,焦头烂额的扎克伯格,找到了解决自身困境的办法:

在特朗普女婿的撮合下,2019年11月20日,特朗普和扎克伯格在白宫共进晚餐。

没有人知道那场饭局他们说了什么,但自那以后,两人达成了惊人的默契。

弗洛伊德死亡后,美国发生大规模的抗议示威活动。而特朗普则在推特上发文,称这些示威者是“暴徒”,并警告军队会对示威者开枪。

这一推文,被推特警告“违反有关美化暴力的社区规则”。此后,推特又给特朗普的多条推文贴上“可能不实”“煽动暴力”的标签。

但在Facebook上,什么都没有。

而就在几天前的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听证会上,当被问及“是否认为中国政府正从美国科技公司窃取技术及商业秘密”问题时,亚马逊、谷歌、苹果三家公司的CEO均表示,“没有直接证据”。

只有扎克伯格明确表示,“中国政府从美国科技公司偷窃已是事实”。

并且他认为,来自中国的某款软件,正在以一己之力向美国输出价值观,而这家公司,就是TikTok。

结果就是,扎克伯格这边一控诉,特朗普“正义的铁锤”就抡了下来。

在美国成为“反派势力”的TikTok,本以为回国会受到一波安慰,但没想到的是,在国内,等待他们的,是一片骂声。

2

我从高中毕业以来就再没看过的《六国论》,这几天被各路网友复读了一万遍:

“今日割五城,明日割十城,然后得一夕安寝。起视四境,而秦兵又至矣。”
“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

有的人很气愤,说张一鸣是张一跪,说字节跳动是还没开打就跪的软骨头。

也有的人说,键盘侠站在背后,凭什么让字节跳动去送死?感情割的不是你家的肉啊?

你同意哪种说法?

从人之常情角度讲,字节跳动似乎没什么错。

和美国讲和,保全资本,是对字节跳动的全体投资人和员工负责。

毕竟,要恰饭的嘛。

毕竟,以一个企业对抗地球上最强大的国家机器,本来就是万里无一的奇迹。

华为早在被美国制裁前就开始准备应对“极限生存”了,光是海思的技术备胎就筹备了十年。而其他被制裁的企业,一没有华为未雨绸缪的眼光,二没有华为独步天下的技术实力,在制裁面前只能脆败。

华为坚持了两年还没有倒,所以他是华为。

但是世界上,也只有一个华为。有些事华为做到了,是奇迹;其他企业做不到,也是正常。

我理解字节跳动的难处,但更理解网友的失望。

如果在平时,卖就卖了,怂就怂了;但是字节跳动既是中美博弈的新战场,又代表着中国企业出海的希望,它的一举一动将影响到上千万人,毫不夸张。

除了没见血,现在的紧张局势和战争无限接近:一样的分分钟几个亿上下烧钱,一样的决定你我小民命运。

战争里有战争的道德判断。平日里你贪心一点自私一点,是“人之常情”,但是战争面前临阵脱逃,是要上军事法庭的。

所以这届网友,纷纷读起了《六国论》。

爱之深,痛之切。

但是,骂字节跳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如果挨国人的骂就能换回特朗普网开一面,张一鸣早就向全体网民负荆请罪了。

现在的张一鸣和他的字节跳动,变成了里外不是人的猪八戒:一心想成为国际化大公司,换血美国高管,结果被美国政府穷追猛打;当年被中国政府下架了内涵段子APP,现在又被中国网友骂不爱国。

事情讨论到这一步,好像已经成了个死局。

扛又扛不住,投又不能投,怎么办嘛?

其实,有人已经提出了一种假设。这种假设太大胆,世界上可能还没有成功的先例,别说你们信不信了,我也只敢关起门来想想。

但是一旦实验成功,字节跳动一定会载入史册。

有没有可能——反攻美国?

3

目前我们所讨论的一切应对措施,都是在被动防守。

但是防守从来都不是最好的选择。无论是躺平了任打,还是扎稳马步任打,不过是早死还是晚死的区别。

反攻美国,才有可能赢。

这种想法很异想天开,但也是有现实基础的。

最近几天,愤怒的TikTok美国用户已经把特朗普的十八代祖宗都问候了一遍。他们自发地组织起来,给特朗普竞选APP刷一星,给特朗普酒店打差评,用一切方式抗议特朗普封杀TikTok的暴政。

作为美国年轻人最喜欢的APP,TikTok已经形成了一种流行文化,一种信仰。

但是很不幸,这里的舆论生态,本来就是反特朗普的。

一场突如其来的禁令,让年轻人对特朗普的好感雪上加霜。

图:TikTok用户560万播放量视频,教你如何给特朗普打一星

现在这群年轻人还只是停留在口头抗议阶段,还没有真的和特朗普真刀真枪干起来。他们的怒气槽,会在特朗普真的动手禁用TikTok时暴涨到满格。

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也许是一个草根博主失去收入来源的眼泪,点燃了年轻人的大规模游行抗议。黑色的面罩暴徒点燃赤色的黎明,美利坚零元购重出江湖。

肖战粉丝在中国封杀了一个同人文网站AO3,就引来了全网大追杀,肖战本尊社会性死亡;而特朗普要封杀的TikTok,影响力比AO3强上百倍。

这份怒火,很有想象空间。

让美国人斗美国人,让TikTok用户救TikTok。

我关注的几位大佬,对字节跳动这事有这么一个想法:对特朗普刚到底,让美国年轻人翻墙来用TikTok。

翟东升老师甚至说,字节跳动可以掏钱补贴美国年轻人VPN,请他们翻墙。

这一招,会把特朗普政府的底裤扒得干干净净——从来都是灯塔的美国,竟然容不下一个遵纪守法的公司,容不下年轻人对总统的批评。

它会告诉全世界,美国不是自由平等的市场经济,美国总统也没有自信面对年轻人的批评。

特朗普和年轻人,彻底摆在对立面。TikTok也许会被捧成美式价值观自由民主的象征。

就像推特网友BrooklynDad_Defiant!说的:

封禁TikTok,我认为特朗普解决了一个我们一直尝试解决的难题——如何鼓动年轻人参与选举。
他现在唤醒了一头沉睡的巨人。

但是这一招,也是个两败俱伤的打法。

TikTok的收入也许会大幅下跌,毕竟80%的人不会翻墙也懒得翻墙;TikTok也许会永远告别北美市场,除非它粉丝太给力,直接把特朗普逐出总统竞选,把TikTok抬回美国。

对自己这么狠,只为了给特朗普捅刀子?

这个打法看似过于凶残,但是在谈判中,凶残往往比温顺更能争取利益。

学生时代被小混混敲诈的好学生,大多是乖乖掏钱息事宁人的,混混知道他们好欺负,三天两头就会上门讨生活费;但是如果好学生一开始就和他们硬碰硬,无论是挥拳头还是告老师,都会让混混记住这是个不好惹的主。

字节跳动是一家把身家性命都压在全球化上的公司。被外国政府敲竹杠这事,一定不会只发生一次。

如果不让特朗普见点红,还会有更多混混来找字节的麻烦。

你看,现在美国瘟神还没送走,日本妖怪又上门了。

图:路透社报道,日本拟针对TikTok发出禁令

我不是字节跳动的股东,也没有其他的利益相关,没有权利指挥字节跳动怎么说、怎么做。

但是我希望中国企业能够顺利出海,给中国人争夺更大的蛋糕,所以我很期待字节跳动打好这一仗。

对字节跳动自己,态度软硬决定它的生死存亡;对后续的出海企业来说,字节跳动的标杆作用也相当重要。

如果TikTok倒了,下一个就是海外版微信,再下一个也许是《荒野行动》《剑与远征》……甚至连李子柒这样的个人品牌,也不是没可能被封杀。

字节跳动这一仗,比你想象中要关键得多。

尾声

随着大选日子一天天的临近,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会遭到针对。

坦白讲,出于一个中国人的朴素情感,我希望这些公司,都能像华为那样,挺起脊梁,直面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但现实告诉我,我不能有这种想法。

它们只是公司,在国家机器面前,不堪一击。

华为能顶住,是因为够强。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得明白,我们只有一个华为。

最起码就目前而言,只有一个。

那其他公司,如何能成长成华为呢?答案也很简单,走出去。

这个过程中,一定有很多企业会倒下,会以一种“不太好看”的姿态,铩羽而归。

这“不算跪”。因为我们本就没有人家“高大”,此时被人家居高临下地看着,这很正常。

但这不意味着,我们会一直“低人一头”。这个民族,从不缺乏直面强敌的决然与勇气。

这种勇气,在1300多年前的睢阳,在1200多年前的安西都户府,在83年前的卢沟桥……

如今,它在每个国人的心中。

来源:酷玩实验室整理于老董博客

来源:老董博客(微信:gdhsrj2019),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