利润10亿的魅族,日活2亿的豆瓣,为什么都赚不到钱?

162人参与 |分类: 线上资讯|时间: 2019年07月23日

创业很看时机。


有的企业抓住了窗口期,优先进入,依靠最好的行业形势逐渐做大,后来者便无法再追上;但也有企业看准了时机,却败给后来者,起了大早却赶了个晚集。


这篇文章介绍了魅族和豆瓣两家公司,曾经都在各自的领域里占得先机,但最后都被后来者跟上,反超。


针对以下几个问题,通过阅读你将获得答案:

1、为什么比肩苹果的魅族手机越卖越差?

2、创始人行事风格到底有多影响公司?

3、豆瓣的文艺是怎样铸造了它的没落?

4、将产品做到极致一定是正确的吗?

5、企业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必须赚钱?


魅族:极致精神不太适合

这个商业社会


有个成语叫上行下效,意思是上面的人怎么做,下面的人就都效仿,所以一家公司的行为方式往往由创始人决定。魅族由创始人黄章一手带出来,他极度追求完美,靠着优秀的产品设计,魅族一度成为行业标杆。


但这种极致的态度也是魅族从行业领先到落后的原因。


魅族成立于2003年,当时主要做MP3。黄章做出的MP3外观惊艳,能比肩苹果的iPod,一度引领国内市场。魅族M9发布时,在北上广深等城市引发千人排队的盛况。

后来魅族转型智能手机,手机的设计和体验都非常棒。圆腰键、呼吸灯设计,流畅的Flyme系统,在当时都非常受欢迎。魅族因此赢得“小而美”的形象,积累起一批忠实粉丝。作为后来者的小米都在向魅族学习。


拥有这种极致精神的人,大多不愿意把产品做得太低端。


2013年正是用低端机抢占市场的大好时机,小米推出红米,华为推出荣耀。2014年底,荣耀交出成绩单,一年卖出2000万部,增长20倍。此时小米和华为已经在千元机市场竞争白热化,魅族姗姗来迟,推出魅蓝品牌。

1.jpg

一年时间虽不长,但分秒必争的抢滩登陆,魅族已经错过先机。留给它的空间越来越小,2015年中国智能手机出货量只增长了3%,而前几年一直保持两位数增长。


推出魅蓝后的一年,也就是2015年,魅族从利润10个亿变成亏损10个亿。幸好这年魅族融了5.4亿,投资方包括阿里巴巴。


为了追赶第一梯队,魅族采用机海战术,以数量取胜。2016年推出14款新手机,开了12场发布会,邀请十几位歌手助阵。结果销量上去了,达到2200万台,但只比上一年多200万台,同年华为手机出货量为1.35亿台。


而魅族内部也频现问题,员工内讧、销售团队离职……黄章从2011年退居二线后,对公司管理是若即若离,多次出山又多次归隐。


2017年魅族出货量不到2000万台,已经出现下滑。到了2018年魅族就更惨了,出货量只有948台,暴跌47%。

2.jpg

2018年,魅族手机的出货量已经落到了其它里


见到这种情况,黄章不得不再次出山亲自操刀产品。他对自己的产品能力一向很自信。


曾经魅族有一位高管能力很强,但一分钱的股份都没有,容易被人挖走。雷军向黄章提出建议,但他拒绝了,“他被挖走了,我自己能干”。后来雷军拉着这位高管创立了小米。黄章在某一次出山时,曾对员工说“40岁的今天大家不必怀疑我的能力,相信我总是在做最正确的事就行”。


2018年,魅族16这款黄章亲自做的产品上线。由于产能跟不上,竞争对手降价,魅族16卖得并不好。一款不行,那就再来一款——魅族16S。提升屏占比是这两年手机厂商的竞争点,而在屏幕里挖孔是最佳方案。


但挖孔太丑,黄章表示绝不采用。最终16S在屏幕上方留一边来放置摄像头。16S卖得并不好,上市1个月降价500元。到现在上市3个月,在京东上销量不足十万。


3.jpg


黄章的极致追求再救不了这家公司。


最近,魅族高级副总裁李楠离职,至此魅族三剑客全部离开。三剑客是黄章退居二线后掌管公司的人,其余两位是魅族联合创始人白永祥、魅族Flyme负责人杨颜。创始人黄章还来了一句过河拆桥的言论“不断亏钱的就是费财”,创业圈内一片评论。


豆瓣:创业得以盈利为先

情怀有时是绊脚石


豆瓣社区创立于2005年,至今已有14年。在快节奏的互联网世界,14年已经算高龄。


豆瓣在巅峰时做到超过2亿的日均PV,但它的商业化变现跑得太慢,以致于移动互联网跑不过竞争对手,明明尽占先机却落得失败。背后也是创始人阿北文艺人的特点。


2005年,创业圈还在主张用户既是内容消费者,也是内容生产者。程序员阿北在豆瓣胡同的星巴克里,花三个月时间写完了豆瓣的代码。彼时豆瓣上有书影音、广播、小组三个点评功能,通过用户来生产内容。


由于网页没有弹窗广告,也没有动态图,非常简洁,豆瓣在众多挂满广告链接的网站中脱颖而出,吸引了一批文艺青年。凭借着这些产品优势,豆瓣在2009年用户量达到1千万。


有了用户量,豆瓣也拿到更多融资。他们开启横向拓展,上线了阿尔法城、豆瓣FM、豆瓣音乐、日记等多项功能,成为一个综合的网络社区。用户量因此越做越多,2013年达到高峰,注册用户超过7500万,日均PV2.1亿。


文艺人大多认为“吃相要优雅”,在盈利这件事上一定不能牺牲用户体验,不能太Low。所以坐拥上亿流量,豆瓣的广告收入却并不高。


一段时期,人人网和豆瓣的用户量相当,但豆瓣的广告收入只有人人网的十分之一。有商家提出买小组,豆瓣拒绝了;有土豪医疗广告主找上门来,豆瓣也拒绝了。


曾经有人托关系找到豆瓣评分,而阿北回答,整个豆瓣系统里没有“修改电影平均分”的后台功能。“做什么能让电影在豆瓣评分高一点?”“我确实不知道除了拍好电影,能做什么。”阿北说。


阿北招来的所有员工几乎都是豆瓣用户,这注定了这家公司文艺的特点。


2011年在移动互联网的大潮下,豆瓣占到的先机多到数不过来。豆瓣娱乐八卦小组,可以发展成今天的微博;或者说小组就像今天的陌陌。豆瓣影评,可以发展成猫眼、微票儿等平台;豆瓣FM,可以做成QQ音乐、虾米、网易云音乐这样的音乐软件;豆瓣同城,演唱会、话剧等票务平台;豆瓣书评可以发展成在线读书平台等等。在这些方向豆瓣都有流量的积累,做起来势必容易成功。


于是豆瓣将各个版块单独拆分出来,一个版块一个App,简单好用,最多的时候达到了14款。以今天的眼光来看,短期内同时上线14款,没有哪些公司能运营下来。分散资源去发展不同方向,这样的战略永远跑不去在一个方向上All in的公司。


1.jpg


而文艺人追求优雅再次发挥了负面作用。美团的猫眼电影,用地推和大量补贴抢占用户时,豆瓣电影在线售票业务仍然守着豆瓣这个线上流量入口;豆瓣FM是豆瓣最成功的产品之一,当大家都在疯狂拼版权时,豆瓣又慢了;豆瓣上线电商业务“东西”,也没能做仓储物流……最终这每一个方向它都没能成功。


再深究背后的原因则是缺乏对盈利的动力,没有盈利哪来的资本关注,没有融资又怎么能烧钱换规模。


经历这么多后,阿北显然也意识到盈利的重要性,他在知乎里回答“盈利一点都不庸俗,只有庸俗才是庸俗的”。


现在豆瓣在大众眼中,只是一个书影评平台,看电影看书前浏览别人的评论。虽然流量不低,口碑也很高,但用户的商业价值却不大。


有投资人抱怨“以后打死都不会投豆瓣、雕刻时光这样的项目,这类项目的典型特征就是,死又死不掉,上又上不去,你说他两句吧,这些文艺中年的CEO还和你各种不高兴”。


1.jpg

豆瓣时间用上了banner图设计


最近几年豆瓣找到自己的新方向——知识付费产品豆瓣时间。豆瓣有着多年的粉丝积累,做知识付费的基础更好。


豆瓣时间的第一档节目《醒来——北岛和朋友的诗歌课》,符合豆瓣的文艺气息。凭借着粉丝优势,这门单价过百元的课5天流水就超过百万,在行业里这是相当不错的战绩。


然而知识付费这一步也比别的平台晚,得到、喜马拉雅、千聊等都在2016年左右开始,而豆瓣在2017年。


如果说豆瓣的目标就是打造一个文艺人的社区,那它做的到。但在这以规模和盈利衡量一家公司成功与否的时代,豆瓣败了。


魅族、豆瓣,这两家公司曾经都非常具有潜力,最终结果虽说不算亡,但已然没落。他们可以给创业者哪些启示?

1、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创业,都是耍流氓。有时为了盈利会做出损害用户的事,而创业是要在满足用户需求和盈利之间找平衡点。


2、创业不能全凭自己做决策,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局限,成功一时并不代表自己的能力能应对所有的局面。消费者行为在变化,竞争对手的策略在变化,科技也在发展,成功的经验不一定要能延续,要实时更新自己能力,同时多采纳别人的建议和观点。


3、团队要多样化,要有人提出反对的意见,这样才能让创业者保持警惕,慎思自己的行为。


创业不易,共勉之!

来源:蛋解创业 整理于百家汇博客


来源:老董博客(微信:gdhsrj2019),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