巅峰、赚呗等跑分平台轻松让你月入万元?实为赌博电诈洗钱!

31人参与 |分类: 网络骗局|时间: 2019年10月06日

当中国的“扫码支付”成为百姓的一种日常生活方式时,境外网络赌博平台也开始支持二维码收款。从去年开始,国内就有网络赌徒发现,每次充值时,收款方均为不同的个人或企业账号,且金额多控制在5万元以内。


“充值的收款方并非赌博平台,也不是网络赌博平台合作的支付平台,而是一个个真实的个人用户或企业账号。”


专案民警介绍,若是个人账号,涉及的就是“跑分”平台,属于一种新型但却“看得到”的犯罪行为;若是企业账号,则是一种更加隐蔽的为黑灰产进行非法支付的最新手段。


今年6月20日,佛山顺德警方打掉一个以商户管理平台和“跑分”平台为纽带,洗白赌资、逃避监管的新型犯罪团伙,抓获犯罪嫌疑人103名,捣毁窝点10个。


截至目前,初步统计该团伙涉嫌非法流转资金约93亿元,冻结涉案账户资金约3500万元。


据悉,这是全国首例打击“跑分”平台帮助网络信息犯罪活动案。此案的背后,一名26岁的主要嫌疑人在一年时间内,带领团伙非法获利逾7400万元。


一、交易1万提成120


今年5月,佛山网警在工作中发现,一种用微信、支付宝收款二维码进行“跑分”的兼职项目在网上流行,民警随即下载该APP进行查看,发现该兼职项目是在抢单后进行收款与转款,从而赚取佣金。


民警当即判断,该“跑分”平台背后极有可能隐藏着一个大型洗钱团伙,利用广大群众正常的支付账户帮助其进行一些违法所得资金流转。随后,广东省公安厅将该案列为“净网6号”专案。


所谓“跑分”,就是利用自己的微信或者支付宝收款二维码替别人代收款,从中赚取佣金。


就在佛山警方侦查期间,省公安厅也移交过来一条“跑分”平台线索,均指向一个叫“赚呗”的“跑分”平台背后的犯罪团伙。


“赚呗”平台今年2月上线试运行,到5月已发展兼职会员2000余名,当中过半为“90后”和“00后”。


会员加入该平台时需要上传本人的支付宝、微信收款二维码,还需要充值相应的押金,押金一般不超过5万元,押金数额等同于抢单金额上限。


“赚呗”平台的抢单模式类似“滴滴”抢单平台,每天不定时放单,但以晚上集中放单为主。“赚呗”用户按照1.2%的比例收取佣金,一般1万元的单能赚120元。于是,“微信跑分日赚千元”的广告一度疯传。


从2018年开始,这种坐在家里拿着手机兼职赚快钱的方式吸引大量网民参与。直到今年2月,部分媒体开始关注“跑分”平台现象,指出其可能涉及赌博、诈骗、色情业等非法资金的流转,微信等支付平台亦相继发布风险提示。


“抢个单,再把抢单资金转给指定账户,然后收取所谓的佣金,这就是典型的洗钱手法。”办案民警介绍。


因“赚呗”平台犯罪团伙涉及中山以及佛山南海、顺德,案件最终指定给顺德区公安机关侦办。


办案民警在侦查中发现,“赚呗”平台已形成“上游非法资金——下游代理和会员资金流转——境外赌博网站资金账户”的黑灰产业链,且各环节分工明确,其根本目的是利用正常用户的支付账户进行洗钱,为黑灰产(赌博、色情、欺诈等)团伙规避安全打击。


1.jpg

警方缴获的物品。警方供图


二、搭建平台“洗白”赌资


随着近年来我国对网络赌博的持续打击,不法分子陆续将赌博平台服务器迁移到东南亚等国运营,在国内发展赌客,赌客需安装手机APP参赌,并绑定微信或者支付宝支付赌资,从而产生跨境结算问题。


因支付宝和微信对此均有严密监管,在此环境下,为服务境外网上博彩行业的转账需求,利用抢单模式借助网友支付账户参与转账从而回避监管的“跑分”平台应运而生,且业务快速发展。


专案组通过对“赚呗”平台深挖扩线,一个更为隐蔽的犯罪团伙浮出水面。


专案组侦查发现,“赚呗”平台的实际控制人是中山盈某公司的黄某夫妇。去年底,他们找到福建一家软件公司出资30万元开发“赚呗”平台,目的是为了利益最大化,自立门户做境外赌博网站的“收款”生意。


在此之前,黄某夫妇一直跟着大学同学“豪哥”做赌博网站转账业务,但“豪哥”没有选择“跑分”平台,而是和一家北方的商户管理平台合作,借助该平台为境外赌场收取赌资。


据悉,该商户管理平台的背后公司每月会定期到广东收取服务费,最高的一个月可收取逾百万元资金。


今年26岁的“豪哥”大学毕业后曾在佛山南海电脑城找了一份推销POS机的工作,从而接触到POS机背后的灰色产业。2018年初开始,“豪哥”开始经营为境外赌博网站收取赌资业务。


因业务快速增长,“豪哥”便让自己的“马仔”成立8家分公司,以合伙人身份去拓展业务。而黄某夫妇想开发自己操控的“跑分”平台,省去商户管理平台的抽成,因此选择离开“豪哥”自立门户。


但他们没想到,在“赚呗”平台上线试运行阶段,佛山警方就发现该平台有非法从事洗钱的嫌疑,并对此展开深入侦查。


“看得到的‘跑分’平台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商户管理平台这种能实现资金内循环,却无法实施有效监管的‘第四方支付’平台。”办案民警介绍。于是,办案民警循线追踪,深挖其背后的“第四方支付”平台。

三、隐秘的“第四方支付”


据调查,2018年初,“豪哥”组建公司开展“第四方支付”业务。同年4月,公司正式运行。


“第四方支付”公司,是指在没有支付许可牌照的情况下,通过聚合各种第三方支付平台、合作银行、合作电信运营商及其它服务商接口等支付工具的综合支付服务公司。“豪哥”所借助的商户管理平台就是典型的“第四方支付”公司。


据了解,“豪哥”的公司通过商户管理平台,为“澳门金沙”等多家境外赌博平台玩家充值,每笔交易从中收取1.5%~2.6%的佣金。总公司将分公司资金流水的0.35%返还给分公司作为分公司提成,并收取代理公司资金流水的0.3%作为服务费。


总公司以下的分公司或代理公司,主要通过熟人关系招揽财务人员和技术员开展非法资金运作业务。每次操作前,技术员都会先扫码转账确认账号是否正常;财务则负责具体转账,尤其是定期将支付宝和微信账号的资金转移到银行账户,确保资金安全。


在资金运作过程中,总公司、分公司(或代理)、业务员、支付宝提供人按经手资金流水的不同比例抽取佣金。


为开展“收款”业务,“豪哥”通过上游犯罪团伙,以900元一套不等价格购买证照齐全的空壳公司,一个企业支付宝账户可申请11个支付码。为避免被监管部门发现,一套材料一般只能用2个月,然后返还给卖家注销公司。


“网上黑灰产已形成完整产业链,‘豪哥’团伙只负责转账环节。”据办案民警介绍,在没开发“赚呗”平台之前,该团伙的转账均以走自己控制的账户为主,外界很难察觉,犯罪事实隐藏很深。据初步统计,该案中近90亿元的流转资金是借助商户管理平台实现流转的。


四、转移窝点遇到“收网”


专案组侦查发现,“豪哥”团伙主要活动于中山、佛山、珠海,福建福州以及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


6月下旬,办案民警对“豪哥”团伙进行深入侦查时,突然发现“豪哥”率团伙将部分公司财务和电脑等装箱运往深圳。专案组紧急核查,发现该团伙准备转战台北,且部分作案工具已被寄往台湾。


“他们在台北101大厦的办公室都装修好了,光装修费就花了70万余元。”办案民警介绍,“豪哥”知道其从事的行业实在太过“暴利”,易引起注意。为避免打击,该团伙准备转移至境外。


专案组当晚决定,6月20日在中山、佛山南海、顺德以及福建福州等地展开统一收网行动。此次行动出动警力350人次,抓获涉案人员103名,刑拘75人(含取保2人),扣押作案手机920部、电脑56台、银行卡1272张、营业执照2136份、U盾422个,以及其它电子设备及配件一批。


截至目前,初步统计该团伙涉嫌非法流转资金约93亿元,收益逾7400万元,冻结涉案账户资金约3500万元。


五、“跑分”黑产揭秘


赌资通过微信或者支付宝二维码扫码进入真实个人用户的资金账户。


该用户再通过网银将该笔资金转交给“跑分”平台。


“跑分”平台通过无数个人账户的资金“倒手”,将赌资转给网赌平台。


来源:南方法制报整理于老董博客

来源:老董博客(微信:gdhsrj2019),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