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有志比李佳琦更狠的带货王!靠倒卖纸尿裤赚700万

231人参与 |分类: 线上资讯|时间: 2019年09月01日

乔碧萝事件一个月后,又一起魔幻事件发生,让直播界再次出圈。

一则“网红结婚花5千万请42位明星”的消息登上微博热搜,足足7亿阅读。

1.jpg

42位明星?这得花多少钱?刀哥估计请的都是一些18线小明星。

结果后一秒后就被打脸了,请的全是大咖:成龙、王力宏、张柏芝、邓紫棋、胡海泉、迪克牛仔…绝不是18线小明星。

1.jpg

婚礼举办地是在北京奥林匹克体育中心。

让人更加意想不到的是,婚礼仪式环节结束后,这位网红立马直播卖东西!
更更加令人瞠目结舌的是,据事后这位网红微博统计,这场活动最终靠直播带货创造了1.3亿的营业额,外加涨粉241万!
贫穷真是限制了刀哥的想象力!
但你认识这网红吗?

最强带货王:
演唱会插播结婚,带货1.3亿

这位网红叫辛有志,90后网络红人,生于黑龙江通河农村。
他的公众号和朋友圈,有一大波他成为网红前的励志创业故事:
长相帅气的他却家境贫寒,被迫初中辍学,靠假签证只身远赴日本打工;
19岁那年他被诊断出得了癌症,只能活2年;
1.jpg

“后来,一个权威的专家在仔细了解了我的生活方式后判断,胰腺癌是误诊”;
“这些年告诫自己一句话,我还活着,就很幸运”;
1.jpg



但刀哥很疑惑,医生了解生活方式就能确定是误诊?什么专家这么随意?
而关于辍学去日本打工的经历,也被他美化了。
实际上他在日本被捕了,原因是,他让餐馆的几名厨师去药妆店抢购花王的纸尿裤,倒卖回国以高价出售。涉嫌非法用工,被拘押了63天。
警方在没收的账簿上发现,他这一年向中国倒卖了价值1.4亿日元折合人民币725万)的纸尿裤。
但有一篇吹捧他的文章这样写的:
众所周知,辛有志是第一个把日本花王尿不湿成功引进中国市场的企业家。
回国后,辛有志凭借“秒榜”迅速积累了大量粉丝,成为头部网红。(“秒榜”是指在某短视频平台直播时,刷钱最多的粉丝可以将主播粉丝倒进自己的直播间,从而实现涨粉卖货。)
他的带货能力十分惊人!
不久前和郭富城一起合作,在直播间卖洗发水:5秒之内,成交5.5万单,流水500万!
1.jpg
当时,因直播间美颜滤镜开的太高,郭富城的蛇精下巴,卡姿兰大眼睛还上了热搜。

1.jpg
10天后,辛有志又现身泰国带货,打出了“卖空泰国”的口号,直播6小时,销售额达1.8亿元,交易量破200万件,据说泰国亲王还亲自颁发了荣誉奖表示肯定!

1.jpg
不仅如此,今年618期间,辛有志还一举拿下淘宝618全网达人榜第1名,总销售金额超2.5亿元,总销售件数破285万,“口红一哥”李佳琦,在该榜单中位列第8名。
至于他的新娘初瑞雪,也是拥有2000万粉丝的网红。


1.jpg


这场伟大婚礼本是他们为回馈粉丝举办的演唱会,结果硬生生变成了直播结婚,实际上,二人早已结婚,都已经怀有二胎了。
不仅插播婚礼,还直播卖东西,短短90分钟,营业额就达到了1.3亿。

直播里出售的商品,包括他们婚礼定制的洗护套装,仅这一个套装就卖出去了28万单。

1.jpg

销量最高的,是一款号称“全球首发”的口红,总共卖出50万单!

如果说这些数据是真的,那这对网红夫妻绝对是当之无愧的带货王,完全可以比肩口红一哥李佳琦!

1.jpg

这样一波借势营销,一夜之间,他俩不仅收获了刷屏级的热度,更赚足了上亿的营业额。
有钱人的快乐真是无法想象。

婚礼主角深陷传销、假货风波
与李佳琦、薇娅大这些带货网红不同的是,辛有志和初瑞雪都有自己的品牌。
辛有志是“辛有志严选”和“棉密码”两大品牌的创始人,某宝上有着“辛有志专属店”“辛有志严选”“辛有志生活馆”等多家店铺。

初瑞雪是护肤品牌ZUZU的创始人,这个品牌的代言人有张馨予、柳岩、池昌旭。

1.jpg

1.jpg

之前甚至请过赵雅芝代言。

1.jpg

不过,高调婚礼背后,出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声音,一边是名叫818的粉丝军团力挺:“守护我们最好的企业家”“辛巴勇敢飞,818永相随”。

1.jpg

一边是网友骂他们是骗子。

1.jpg

网友的吐槽刀哥总结了一下主要集中在两点,一是传销,二是假货。
为什么会出现这些争议呢?和他们此前做微商、卖劣质产品的过往分不开。

新娘初瑞雪早期是一位有名的微商创始人,据说还和奥巴马合过影。

1.jpg

2015年5月23日,央视在《新闻直播间》里播出了一档特别节目。记者以暗访的方式参加了初瑞雪主办的CBB微商大会,在视频里,微商大会的主持人,号召大家说:
地球已没有新大陆,谁还能成为哥伦布?

微商不同于以往的商业模式,不管有没有被主流媒体认可...市场会给我们一个答案。
在这档节目里,央视揭露了微传销的套路:微商炫耀的大额转账单皆是由软件合成的,点明传销的本质是资金服从金字塔分配制度。
随后,初瑞雪发了一张律师函,大致是说:初瑞雪和她的CBB团队要起诉央视造谣,而事后证明这张律师函是假的。
关于假货问题,有网友揭露说辛有志是靠卖劣质牙膏发家的,而这些质疑都不是空穴来风。

1.jpg

辛有志曾卖过一款98一盒的,由上市公司吉林敖东出品的牙膏,并在直播间称自己是这家公司的副总。
但据快通社报道,这款牙膏在超市卖20块不到,实际上就是贴牌的,像淘宝里的南极人等,都是类似操作模式。
吉林敖东官方也出来说,辛有志根本不是什么副总,仅仅是旗下分公司的经销商。
1.jpg
官方打脸最为致命。

有网友@一修Ks在微博上po出自己使用他们家产品后,脸部出现过敏的照片,要求客服提供检测报告。

1.jpg

结果客服只口头说已通过国家指定检验机构的检验,并未提供实质上的报告证明。

1.jpg

不光产品有问题,辛有志和初瑞雪他们旗下ZUZU品牌,还曾因涉嫌虚假宣传被罚17万元。
天眼查显示,在初瑞雪担任监事的广州颐惠圆商贸有限公司的公示信息中,2018年5月23日,该公司在为旗下ZUZU品牌营销的过程中,宣传向代理商赠送二十台大众朗逸、十台宝马、一台玛莎拉蒂等54台车辆。
最终因为声势过于浩大,导致广州市工商局介入调查。
但就像所有微商骗局一样,车是一辆没有赠,反倒是涉事公司最终被责令停止违法行为,并被罚款17万元。

网红+明星=粉丝收割机,
这种模式还能走多久?

近几年,网红与娱乐圈的界限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今年6月,网红主播二驴为自己的媳妇,开了一个名叫“JLV长鹿之夜”的堂会,请来了李宇春、陈慧琳、林志颖等大咖,主持人是华少。

在演出间隙,这位主播还推出了自家开发的新品牌“JLV”。

1.jpg

不久前,“直男女神”柳岩在直播平台带货,2小时直播创造1500万流水纪录。

1.jpg

像柳岩一样,很多明星、主持人、纷纷“下沉”,从可望不可即的高大上神坛中下沉到五环以外的市场捞金。

1.jpg

但看到只要有明星开直播卖货,都会出现类似这样的声音:
“柳岩现在已经沦落到直播卖货了。”
“郭富城与网红一起直播卖货,天王也陷经济危机了?”


实际上,在带货方面,演艺明星根本不是网红的对手。
柳岩的直播首秀,请来了高迪、平荣、白小白、李明霖、二子爷等13位快手网红跟她一起卖货。欧弟、汪涵夫妇、刘耕宏、小S等在某宝直播的明星们,也大都是和薇娅等淘宝的红人主播合作卖货。
如果没了这些网红的助力,独自solo的明星很可能拿不到现在的带货数据。
更何况,直播行业已经这么火了,它带来的经济效益是不可小觑的。
举个不雅观的例子,知乎有网友说:
毕竟我们是一个“如果有人花10万块让我食屎,我能给他吃到破产”的时代。
快速变现获利面前,明星和网红之间的边界正在模糊。
网红们不满足收入,在四处扩大知名度,明星们试图“下沉”,将虚无缥缈的知名度快速折现,这是互联网时代独有的悲喜剧。

结语

互联网时代,魔幻而又真实。
在一场直播事故中,粉丝们朝思暮想的20岁萝莉,秒变58岁大妈。

但神奇的事情就在于,乔碧萝两天涨了60万的粉丝,还被粉丝选成了斗鱼一姐。

1.jpg

在热闹了一时后,乔碧萝经纪人出来说,这个事件其实有意策划的,推广费用28万。
而在婚礼上卖货的,辛有志不是第一人,也不是最后一人。
从乔碧萝到辛有志,无论是好名声坏名声,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名声,这就是流量的力量,每一份流量都会翻倍化成金钱。
给流量开道的时代最魔幻。
当明星不再用作品证明自己,而是去收割流量红利,是对自身的快速内耗。
而对网红主播来说,他们的事业生命周期比明星更为短暂,当资本的热潮褪去,只一味炒噱头、收割粉丝这条路迟早会凉。

只有能够生产优质内容的人,才可能最终幸存在直播的沙滩上。

来源:金错刀整理于老董博客

来源:老董博客(微信:gdhsrj2019),转载请保留出处和链接!

地址: